岳风柳宣免费阅读(包看到底)

 

   这胖子是赵璐的表弟?赵璐那么美丽,表弟咋長这样呢?



    岳風摇了摇头:“李婷,陈奇,對吧?妳们走吧,这别墅区我说的算,099别墅不会卖给妳们。”



    李婷愣了一下,指着岳風大骂:“妳算什么東西?妳说不卖就不卖?方才妳说,这别墅区妳说的算?妳是这儿的作业人员啊?噢噢噢,我知道了,妳是这儿的保安吧?一个保安,现在都敢这么顶嘴业主了么?”



    她声响很大,有很多人听见声响,都围過来看热烈。



    张朵朵脸color有些髮烫,悄然拉了岳風一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

    “别走啊。”陈奇哈哈一笑:“已然妳男朋友是这儿的保安,那我现在就给我表姐打电话,把他开除。”



    话音落下,陈奇就给赵璐打电话,没多久就被接起。



    “表姐啊,妳来一趟,有点急事。”陈奇對着电话说道。



    “妳,妳别打电话了!”张朵朵有些急了。她现在才反响過来,岳風不是来參观的,他肯定是勤工俭学,来这儿當保安的。



    不能由于自己,让他失掉作业啊!



    张朵朵上前一步:“我给妳们抱歉还不可么,妳别打电话了,我和岳風现在就走。”



    “晚了。”陈奇把电话放兜里,笑眯眯的看着张朵朵:“这样吧,妳和妳的男朋友,跪下来求我,我能够不开除他。并且我还能够升他为保安隊長。”



    “真的要跪下吗?”岳風笑眯眯的说道。



    “要跪!”陈奇说道:“跪下求我,我能够不开除妳。”



    “不跪不可么?”岳風说道。



    “不可!”陈奇冷笑一声:“不只妳要跪,妳女朋友张朵朵,也要跪下抱歉。方才妳顶嘴了我,我心里不爽,只需这样,我才干不开除妳。”



    他正说着呢,就看见一个nature感诱人的身影,踩着高跟鞋,箭步走了過来。



    正是赵璐。



    此刻的赵璐,上面穿戴白color衬衫,下面是包臀裙,将nature感的身段,展露的酣畅淋漓。她原本就在邻近,表弟给自己打电话,说有急事,她就赶忙過来了。



    “表姐!”陈奇笑眯眯的走上去。



    赵璐点允许,瞄了一眼李婷。自己这个表弟,每天就知道玩女性,游手好闲。



    最近传闻他想买房子,赵璐就把099号别墅留给他了,还给他打了一个扣头。扣头后的别墅,价格仍是很亲民的。



    “表姐,这个保安太能装比了,快开除他吧。”这个时分,陈奇指着岳風说道。



    赵璐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,刚好和岳風四目相對!



    “妳..妳说谁是保安?”赵璐痛斥道。



    “便是他!”陈奇指着岳風;“表姐,快开除他!这小子太厌恶了,他留在这當保安,拉低了别墅区的层次啊。”



    “啪!”



    赵璐一会儿抬起手,一巴掌甩在陈奇的脸上!



    “妳给我闭嘴!”



    赵璐气的x口髮颤。箭步走到岳風面前,红唇轻启:“爸爸...”



    啥?



    此刻的陈奇,现已完全傻了!表姐叫他..叫他爸爸?!



    此刻的张朵朵更,是满脸的难以想象。



    这怎样回事儿?



    这个岳風看着不過二十多岁,就,就當爸爸了?



    岳風笑眯眯的看赵璐:“妳这个表弟很凶猛啊,方才还说,要我给他抱歉呢,妳觉得,我该不应跪呢?”



    这一会儿,赵璐脑际一片空白,娇躯一颤,腿都软了。



    与此一起,也是不由得狠狠瞪了陈奇一眼。



    这个混蛋東西,还真会给自己的找麻烦。



    没等赵璐开口,陈奇一脸的惊慌,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兄....伯伯,我错了,是我有眼无珠,您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

    陈奇心里完全慌了。现在这状况,傻子都能看出来,眼前这个岳風,不是保安啊,如同,如同是大風集团的老总啊?!



    表姐都喊他爸爸,自己只好跟着叫伯伯了。



    与此一起,愣在一旁的李婷,也赶忙跟着跪了下来,脸color苍白,娇躯哆嗦,严重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

    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震动和疑问。



    这人究竟谁呀?



    嘶。



    周围所有人,也都不由得倒吸凉气,一个个表情难以想象。



    岳風瞄了陈奇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唉?不是让我给妳下跪吗?怎样妳给我跪下来了?”



    陈奇满脸苦涩,挤出一个比哭还丑陋的笑脸:“伯伯,我错了,妳就饶過我吧。”



    说话的一起,也求助的向赵璐看去。



    赵璐咬着嘴唇,小心谨慎道:“爸爸,怎..怎样处分他?”



    说真的,此刻岳風那似笑非笑的姿态,让赵璐心里很慌,有些摸不清他现在的心思。



    畢竟自己现在的全部,都是他给的。



    岳風真動了火气,自己也就别想干了。



    见赵璐很严重的姿态,岳風微微一笑:“我哪知道怎样处置他?他不是妳表弟吗?妳看着办吧。”



    呼。



    听到这话,赵璐暗暗松了口气。



    岳風没有動真火,状况还不算太糟。



    心想着,赵璐瞪了陈奇一眼:“愣着做什么?还不赶忙滚?”



    陈奇浑身一抖,赶忙站了起来。



    此刻的陈奇,desire哭无泪,本想着今晚拿到钥匙,能和李婷好好的玩一下呢。



    成果碰到了这种工作。



    都是李婷这个拜金婊。



    走了不远,李婷小声的问道:“奇哥,我们今晚去哪儿啊。”



    话音刚落,陈奇就痛斥了一声:“去妳吗的,妳**愛去哪儿去哪儿,滚,别跟着我。”



    煞筆女性,要不是妳愛夸耀,我也不会惹了不应惹的人。



    还差点连累了表姐。



    怒喝一声之后,陈奇甩开李婷的手,大步脱离。



    另一邊,张朵朵猎奇的看着岳風,他..他究竟是什么人啊?怎样这么凶猛?



    岳風也没心境继续赏识美景了,就和张朵朵离别,然后在超city买了一些生果,就哼着小调回了家。



    成果刚进别墅,就看到沈曼從房间里出来。



    看到岳風回来,她莫名涌起一阵火:“妳个废物还知道回来?脱离了我女儿,妳只能靠偷東西活着了。”



    偷手机被抓,j察都上门通知了。



    几乎太丢人。



    说着,看了一眼岳風手里的生果,继续讥讽道:“偷手机买的生果,我不吃。明日就赶忙和我女儿去离婚,听到没有。”



    岳風悄悄一笑,没有说话。



    三年多了,沈曼的尖嘴薄舌,早就了解的很清楚了,所以也懒得计较。



    岳風把生果放在桌上,不由得环视了一圈。别墅便是不一样,环境比之前住的当地,好太多了。



    见岳風一副无所谓的姿态,沈曼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跟妳说话,妳听到没有?是聋仍是哑巴?”



    这个废物,这么長时刻不回家,越来越没规矩了。



    就在这时,柳萱從房间里走出来,赶忙说道:“妈,妳别吵了,是我让他回来的。”



    啊?



    沈曼认为自己听错了。



    女儿今日吃错药了?



    竟然主動把这个废物帶了回来。



    沈曼气的不轻:“我怎样就生了妳这个不争气的女儿,这种废物,妳还想念他干什么?那个段家令郎多好,在直播间给妳刷了那么多礼物,妳还跟人家见了面,當时不是也说他很优异吗?怎样现在又和这个废物扯在一起了?”



    柳萱脸color涨红,很是为难。



    前几天髮生的工作,柳萱没告知沈曼,主要是怕她忧虑。



    所以到现在,沈曼还认为那个段羽是好人。



    心想着,柳萱有些急了:“妈,妳就别提段羽了,总归,我是不会和岳風离婚的。”



    沈曼气的不可,见说不通女儿,就指着岳風再次讥讽起来:“岳風,妳说,妳给我女儿究竟关了什么**汤了?”



    岳風笑而不语,悠然的坐在了沙髮上,對沈曼的大叫不闻不问。



    沈曼气的跺了跺脚,然后一把拉着柳萱的臂膀,想着卧室走去:“走,跟我进来。”



    沈曼想好了,今日无论如何,也要让女儿答应和这个废物离婚。



    柳萱一脸的无法,只好跟着进去。



    看着母女二人进卧室,岳風渐渐站起来,走向厨房。



    这些天一直在外面吃饭,今日回家,自己做点饭菜吧。



    看到厨房里还有刚买的砂锅,岳風笑了一声,这砂锅,是炼丹的好器件啊。哈哈!



    岳風扎着围裙,一邊炼神灵药,一邊煮饭。



    十分钟后,岳風将锅盖盖上,等候米熟。一邊等着,感觉得有些无聊,就把那本《鬼手》拿了出来。



    教主夫人恩赐的这本书,还没来得及看呢,正好趁现在看一看。



    翻开第一页,就看到上面写着一段开篇语:“盗窃之人,古今有之,小偷,又称梁上君子,又称飞贼,更有盗窃门户,源远流長....”



    卧槽。



    不便是偷東西吗?写的这么上层次。



    心里嘀咕着,岳風却很快就被里边的内容,给迷住了!



    教主夫人说的没错,这本《鬼手》果然是一本奇书。



    岳風越看越心惊,越看越入神。



    我们认知的盗窃方法,无非便是用一些镊子等东西。比方在公交車上,小偷用很長的镊子,從女性的包里,夹出手机。



    这种盗窃方法,是不入流的。



    ?鬼手》上,记载了上千种盗窃方法!



    比方‘撞偷’。便是小偷和人磕碰,在磕碰的一会儿,将東西偷走。



    还有‘刀片偷’。便是用一个小小的刀片,瞬间划破女生的包、衣服等,将里边的東西取出来。



    还有更牛比的‘药粉偷’。便是在身上,涂改一种药粉,路過他人的时分,只需那个人呼吸到药粉,就会时间短的神志不清,只继续一秒钟。在这一秒钟之内,取走他人的東西。



    看到这些的时分,岳風连连允许。这真是一本宝书啊。



    能写出这种书出来,几乎便是奇才啊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